靜思語經典語錄大全

⊙、善是什么?

師言:“善就是‘智慧’——智是‘分別智’,慧是‘平等慧’;有了智慧,就有善和美。”

又言:“善不能以威權行之,亦即不能用善心之名,把己意強加在別人身上。”

⊙、慈悲和“善”的關系如何?

師言:“光有慈悲而缺少智慧,有時也會衍生弊病。

例如社會上常有善心人士被騙,如此慈悲不僅未能達到行善的目的,反而助長了騙徒的惡行。所以,我們要以智慧發揮慈悲,才是真正的善。”

⊙、有人問:“什么最美?什么最樂?”

師言:“‘寧靜最美,安定最樂。’這是習禪、修心、養性,最美好、怡悅且最崇高的境界。”

⊙、世界上真有圓滿、完美的事嗎?圓滿可以追求嗎?

師言:“有始就有終,有生就有滅。物質、名利的追求既辛苦又徒勞,既無止境又無保障;由此看來,世間沒有所謂圓滿的事。然而,人性的圓滿卻可以追求,它是一種價值觀的追求——因為人性、道德都是可以修為、提升的,是一種反求諸己的美善境界。透過自我的修養和努力,我們可以追求到一分圓滿的價值,一種完美的人生態度。”

⊙、有人問:“什么樣的人最美?什么樣的衣服穿在身上最漂亮?”

師言:“帶著微笑的面孔最美,微笑是世界共通的語言、愛的表現。最漂亮、最有氣質的衣服是——柔和忍辱衣。”

⊙、什么是“德”呢?

師言:“德是有志于道;于內心下功夫而行諸于外,謂之‘德,。譬如走路、行儀……都可表現出一個人的‘德相,來。因此,德也是一種自我教育,是內心的梳理、表現在外的行為規矩。”

⊙、年輕的女孩問:“怎樣穿衣服才好?”

師言:“自然最好。衣服可以保護我們的身體,也可以表現我們的氣質;什么身份,什么年紀,什么情境,都要合乎自然的穿著才好。”

又言:“穿衣要順其自然才美;如果太牽強、不自然,就不美了。”

⊙、某大學的社團負責人來訪,問道:“什么叫做造口業?”

師言:“所說的話句句皆實話,所說的事完全負責任,就稱做‘正語,;反之,則是造口業。開口動舌無不是業,欲不造業,則必須以無漏智慧來攝受口業。玩笑話語或是取笑別人,也會造下不可收拾的因果!”

又言:“和與敬是修行最重要的事,所以身形不可違背生活禮節。對人粗聲粗氣,妄言、綺語、兩舌,這都是在聲中造業,也就是造口業。”

⊙、為什么有的人對熟人比對陌生人,反而顯得禮貌不周?

師言:“彼此不熟識時,大家都客氣相待,講究客套與禮節;等到彼此相處日久,互相熟悉后,就‘熟不拘禮,不再講求禮節。因此有人說:‘恨‘由愛起。因為不熟悉時彼此客氣相待,并相敬相愛;等到彼此熟識,客套禮節漸失,就會生起一分怨恨之心。所以,我們要永遠保持最初相識時的客氣態度,才是待人處事之道。”

⊙、有問:“我們該怎么來觀看這個世界才好?”

師言:“打個比方,一般人看世界、看一花一草,是把它放在一張白紙上看;真正的觀者,是把它放在玻璃上觀賞。這二者有什么不同呢?放在白紙上看像一幅畫,但卻看不到一花一草的因緣,因為與真實的草木相隔開來,它沒有生命,只能單獨的觀看。而放在玻璃上看是透明的,一花一草與自然背景、天地萬有仍然相互關連,處處都透露因緣與生趣;雖然是花草,但也不只是單獨的花草而已。”

⊙、青年學者問:“佛家講‘有漏皆苦’,生命既能成長,自然也有所消逝。是否凡是生命,本質上就與痛苦連結在一起?”

師言:“生與死,本來就連結在一起。死,最痛苦的并非死者本身,而是活著的人。每當想到死,精神上自然產生一陣威脅的痛苦。除了肉體的苦,還有愛別離苦;人生所愛的一切,都舍不得離開而又不得不離,這是精神上最大的折磨。

人有生的那一天,就一定有死的那一刻。一般所說的苦,是苦在生與死之間的這一段人生。

人生中的是是非非,是像非,非又像是;明知是非如過眼云煙,但總難免被眼前的人我是非牽動而起煩惱。需知一旦生而為人,生命本身就值得祝福。我們應該學學林傳欽小弟弟,人家問他:‘你的兩條腿都給鋸掉了,怎么辦?,他說:‘我比脊椎受傷的人幸運得多!’你說他苦,他并不以為苦。”

⊙、有位青年問:“人生的路,應選擇平凡平淡的好,還是冒險激越的好?”

師言:“寧取平淡。冒險應是逼不得已的作為,并非存心為冒險而冒險。”

又言:“生命不過是廣大宇宙中極微末的一個點而已。相對來看,什么才真正偉大高超呢?怎樣才算是激越呢?不如平淡些,腳踏實地做人做事。”

⊙、一般人說:“理直氣壯,得理不饒人。”

師言:“理直要氣‘和’,得理‘要’饒人。”

若是“理直氣壯”,會有什么問題呢?

師言:“我們若認為自己有道理,什么都要爭到贏,‘這樣就太剛強了,太剛強就會破壞人與人之間的和睦。所謂‘得理不饒人’,即凡事有道理就要跟人爭到底。因為執著于自己的理,反而會使自己與眾生皆造業,這是錯誤的行徑;因此,為使眾生培養善業,我們必須‘理直氣和’。”

⊙、又問:何謂“理直氣和”?

師言:“人需要愛,太嚴則會沖失了愛。有理的時候,氣度更要寬和,才能圓融愛,烘托‘理,;所以做人宜‘外和內正,。”

⊙、弟子問:“做人做事要如何才能圓融?”

師言:“圓就是圓滿。待人處世要用圓的方法,不要用尖的方法。因為尖銳會傷害到人,同時也會扎到別人的心。”

⊙、一位師姊表示:“在工作上,常感到很傷心。”

師言:“要打開心門!如果心門大開,任何人出出入入,都能暢行無礙;反之,心門若窄,任何人出入都會彼此碰撞。”

⊙、有些人常會這樣說:“師父,當我要發脾氣時,想到您說的歡喜心,就會把氣壓下來,但卻忍得好難過喔!”

師言:“這是因為還有忍的心才會難過,若能時時培養歡喜心,放大心胸容納一切,自然就會生起清涼喜悅心,也就不需要忍得那么苦!這就是一步一步的修養,如同細水長流一般,再硬的脾氣、再固執的心,也都會被你這分柔和善順所感化。”

⊙、一位慈濟委員請示:“每次訪問急難貧戶,看到他們惶然無助,不知該如何安慰?”-師言:“應先以慈言愛語溫暖其無助惶恐的心神,再慢慢建立其宗教信仰,使其精神有所依止,方能應付眼前的困厄。我們的工作不僅是對苦難眾生作實質上的幫忙,于精神上的紓解更為重要——救人急,救心更急!”

⊙、什么叫做柔和謙虛的“菩薩儀容?

師言:“對貧困的眾生講話時,語氣要輕柔,態度要謙虛而親切。因為他們需要的不僅是物質,更需要愛。愛的表現在于形態上,所以我們不能有傲慢的態度,一定要溫和親切。

⊙、弟子請示:“如何寬容他人?”

師言:“普天之下,沒有我不愛的人,沒有我不信任的人,也沒有我不原諒的人。如果能具足此c三無’,就能使心理健康并正常發展,自然會寬容人、愛人、信任人。”

⊙、有位委員端出一杯茶,突然發現杯子稍有缺口,她說道:“師父,真是抱歉!這杯子缺了一角……”師言:“除了那微末的一角外,整個杯口不都還是圓的?每個人都有缺點,若不去計較缺點,每個人都是很好的人。”

⊙、有人問:“如何對待犯錯的人?”

師言:“我們應該像佛陀對待罪惡的眾生一樣,原諒他、憐憫他、幫助他。人性總有善良的一面,有時犯錯的人其實比被侵犯的人更加痛苦。”

⊙、做壞事的人都會痛苦嗎?

師言:“做壞事的人,是‘自我地獄’里的囚徒。如果不承認他的苦痛,只有兩種情況——一是嘴硬,心里卻很惶恐;這種人的內心極為脆弱,不敢面對自己的痛苦。二是精神不正常的人;這種人已經病得很嚴重,需要心理治療、需要愛。”

⊙、積習未改,時常犯錯的人,也該原諒嗎?

師言:“積習是一種長期不自覺的習慣,和預謀犯罪不同,應以更大的愛心和耐心來教育他、開導他。有一則故事:‘有位小徒弟,雖一心向佛,卻很難改掉他的毛病——偷竊。師父每次都原諒了他。某次情況特別緊要,小徒弟竟又犯戒!眾弟子無不憤慨,面陳師父,盼趕走小偷徒弟,否則大家恥與為伍,只有離去。但師父回答:即使你們都走了,我也不能趕走他。因為你們都能注意修養,到哪里都受歡迎;唯獨他有不好的毛病,到哪都不受歡迎,我怎能為留下你們而舍棄他呢?眾弟子聞言,大受感動;小偷徒弟聽了之后,也羞愧莫名,感激涕零!于是決心改過,終能自新。”’

⊙、世界上什么人最快樂?

師言:“能原諒別人的人最快樂。當你原諒一個人的時候,當下心中的煩苦也同時消失了。”

⊙、有人請示:如何發心?

師言:“發心要發在腳底上,走得正,站得穩;不是發在口中,只說不行。”

有位青年學者來精舍小住,請示師父:“為何

⊙、讀書人常感苦悶?”

師言:“知識分子雖然文字看得多,但是事理如果無法圓融時,卻會苦悶、掙扎不已,這是因為只明理而不實踐之故。如能放寬心胸,該做的放手去做,該舍的毅然舍下,豈有時間浪費在無謂的苦悶中?”

⊙、某社會工作者感嘆世道日非,人心不古。

師言:“不要抱怨現在的世間如何?人心如何?倒是應該從這里反?。阂驗楝F在的社會已是如此,所以才更需要我們為社會去付出。譬如人有病時,才更顯出好醫生的重要……這些問題,正是激勵我們好好從事一番作為的力量,也是我們應該積極服務眾生、實踐理想的好機緣。”

⊙、一對年輕夫婦問道:“做事業應該把持怎樣的態度?”

師言:“以誠以正。”

又問:“但是,在公司里常有很多是非傳言。”

師言:“是非止于智者。如果沒有是非及人事,也就不是凡夫的世界。”

⊙、弟子問:“凡夫常在人我是非中迷失自己,怎么辦?”

師言:“凡夫常被因果所轉而輪轉于自己的果報中,痛了就一直鉆在自己的痛苦中。圣人卻能以一分平常心去轉業——痛快!痛快!讓自己的痛苦快快過去,業障也就被心境轉了過去。”

⊙、一般人常把苦干與能干混為一談,其實二者有所差別。

師言:“能干的人雖然能積極任事,但難免存有世俗的習性,能任勞卻不能任怨;而苦干的人不但盡其所能地發揮才干,最難能可貴的是,他能任勞又任怨。”

⊙、有人常為負擔太重而困擾。

師言:“不要擔心負擔多、責任重,能受天磨方鐵漢!

只要腳步站穩,力氣會愈用愈大!”

⊙、弟子問:“凡夫常在人我是非中迷失自己,怎么辦?”

師言:“凡夫常被因果所轉而輪轉于自己的果報中,痛了就一直鉆在自己的痛苦中。圣人卻能以一分平常心去轉業——痛快!痛快!讓自己的痛苦快快過去,業障也就被心境轉了過去。”

⊙、一般人常把苦干與能干混為一談,其實二者有所差別。

師言:“能干的人雖然能積極任事,但難免存有世俗的習性,能任勞卻不能任怨;而苦干的人不但盡其所能地發揮才干,最難能可貴的是,他能任勞又任怨。”

⊙、凡人遇到不順心時會生氣,該怎么辦?

師言:“應該把握自己,及時反省。生氣是對自己的失責,徒然自我消耗精神體力罷了!這種內在的破壞力量,會擾亂心性,也會失去解決問題的慧力。人生要達到‘定’的境界,既要面對現實,又要不讓現實影響自心的清澄寧靜。”

⊙、會員問:“有些年輕人看到社會上的不公不義,免不了要打抱不平、伸張正義,這樣的想法和做法是否妥當?”

師言:“要有一分‘靜觀’的智慧。否則抱不平、喊正義,往往會把事情變得更復雜、更混亂!許多不公不義并非如表象那么簡單,不能操之過急。如果一時沖動就去抗爭、吶喊,這樣只會更深陷它的不公不義。應力求自省,想想自己做了什么?能做什么?每一個人都該盡自己應盡的本分,要有責任感甚于正義感。若人人如此,這個社會才有可能更公平、更正義。”

⊙、又問:“責任感與正義感分別何在?”

師言:“責任感是對自己的要求,正義感是對別人的要求。責任感是理性內省,是良知良能的自我奉獻;正義感是感性外鑠,是快意果斷的人我制衡。”

⊙、問:“什么是‘溝通’?如何與人溝通?不同習氣、不同生活背景與知識程度的人,能否溝通?”

師言:“以現實來說,觀念、目標、習氣相近者,比較容易溝通,但是起點仍在個人。要先能傾聽,捐、棄自己的成見,并有虛心接受別人想法的胸襟和智慧,才能有真正的溝通。所謂的溝通,不是要人家和我溝通,而是自己如何與人溝通的問題。若要別人退一步、自己進一步,這就不是溝通,只是說服。”

⊙、當前的交通這么混亂,毛病究竟出在哪里?

師言:“如果人心能好好溝通,車道就能暢通??上Т蠹叶际悄銧幬見Z,何嘗有平靜的心靈作相互溝通呢?”

又言:“馬路上經常東挖西補,以致滯礙難行。沒有長遠、完善的規劃,交通自然也就時時交而不通了。”

弟子言:“我知道我有很多缺點,我會慢慢改啦!”

師言:“你要慢慢改,那干脆不要改!人生無常,有多少時間可以讓你慢慢消磨?”

⊙、弟子問:“師父,為什么其他做錯事的人都不必改,老是要我改?”

師言:“想成佛的人就要改,不想成佛的人就可以多多與人計較!一念覺即佛,一念迷即凡夫。”

或問:“聽時思悟,境來思迷”,應如何克制?

師言:“應提起毅力、決心,立‘不二過’之志,并時時惕厲自己。有勇氣即可精進。”

⊙、為什么人生會有貧困?

師言:“我用心追其根源,發現多數是因病而貧。只要有健康的身體就能工作,就可平平靜靜過日子;如果遇到痛苦,有時一個小康家庭,就會因此而被拖垮。這也是‘看病功德第一’的道理。”

⊙、有人問:“護理人才的重要性何在?為何要以白衣大士的精神為主導?”

師言:“護理人才是醫療極重要的一環。人們生病時,七分身病,三分是心病。再好的醫生和藥石,仍需經過護理人員的關心照拂,醫療過程才算完成。因此,護士除了必須具備精良的專業訓練,還得煥發出如觀音菩薩般的白衣大士精神——一分人傷我痛的慈悲和一分救苦救難的決心,及表現于外的無限溫柔與關懷。”

⊙、有位少女問男女之情如何才好?

師言:“要專,而且要規規矩矩。”

又問:“專情和私情有何不同?”

師言:“私情是占有,專情是真誠;私情不擇手段,專情寧見對方幸福。”

⊙、某位先生為情所苦,問:“人能斷情否?”

師言:“情實難斷。菩薩道是覺有情,未嘗斷情;佛陀的愛透徹無染,亦未嘗斷情。私情私欲,使眾生痛苦;只有長情大愛,才能使眾生超脫痛苦。”

⊙、現在的孩子受盡寵愛,卻仍覺不足,該怎么辦?

師言:“父母要制造機會,讓孩子親自參與家事;不要太溺愛,要多運用智慧予以啟發和開導。對待外人時,應發揮為人父母的愛心去關懷與付出,這樣孩子也會慢慢了解愛的真義。”

有位社會工作者困惑地問:“常見友人獻身社會服務、熱心公益,對家人卻無暇照料。

⊙、像這樣愛盡天下人,獨忽略自己的家人,感覺上似乎不對吧?”

師言:“不是‘似乎不對’,是真的不對。”

有委員請示:“我們在付出愛心幫助貧困的眾生時,應該存著什么樣的心理?”

師言:“只有不為任何代價、不求任何回報的付出,才能得到更真、更善、更美的境界。”

⊙、某慈濟委員一家人到法院公證,表示將來往后,意捐獻器官。

師言:“能看透愛與生命、沒有占有心,即是菩薩愛。”

⊙、弟子問:“哪里有永恒的愛?”

師言:“當向虔敬里尋,當向最初里尋,當向宗教里尋。

⊙、有媳婦對師父說:“我對婆婆已經夠好了,但是她仍對我不好。”

師言:“婆婆對你不好是她的事,但是對婆婆好是你的本分事。要知道你的一舉一動,晚輩都在看著、學著。既然對婆婆已經好到九十九分,不如就給她滿分吧!”

⊙、公婆應該如何看待媳婦?

師言:“子女結婚,不是嫁出一個女兒,而是多了一個兒子;不是娶進一位媳婦,而是多了一個女兒。”

⊙、會員請示婆媳相處之道。

師言:“對公婆好,使他們心情好、不生病,是為人子媳的福。若不順公婆,惹他們生氣而生病,照顧、看護哪樣少得了你?所以,要互相祝福關懷。到市場買菜,不要只想到孩子喜歡吃的東西而忽略了公婆的喜好。凡事要存一分恭敬心。”

⊙、弟子問:“要怎樣管教孩子才算恰當?”

師言:“生養子女如同種植樹苗。樹苗種植后,若加太多水和養分,根很快就會腐爛。因為大自然本來就有充分的水、陽光和空氣培育它。教養孩子也是一樣,過分的溺愛,反而會害了他。”

⊙、常有父母為孩子吵架而煩惱。

師言:“那只是一種游戲,是孩子們社會經驗的開始。

他們并不一定認為是在吵架,父母不必刻意加強這種意識。”

⊙、孩子不乖,不愛讀書怎么辦?

師言:“其實,父母對孩子只有義務,只能盡責任,沒有權力。要多為孩子種福,以母親的心懷來愛眾生,以菩薩的智慧來教育子女,不要為子女太操心,這樣無形中會加重孩子的業。”

⊙、有位年輕女子因戀愛受家長阻撓,因此男方另娶,少女心意憔悴,頓思出家。家長雖懊悔,卻難以勸說,于是請師父開導女兒。

師言:“出家是一輩子的事,和女孩子出嫁一樣,都要非常慎重。出嫁,不該是激情、沖動的決定;出家,尤其是清靜澄明的堅定抉擇。然而,出嫁是走入另一個家庭;出家則是走入如來家,要挑起如來家業,挑起教化普天下眾生的責任,和在家人全然不同。這個擔子既重又遠,萬一承受不起,不是更苦嗎?要仔細想清楚,不要在感情有波折、煩惱不安時做這個決定。”

又對家長言:“培養子女是家長的責任,但不能施以權威。不能因為是家長,就要子女處處都得順從自己的主意——這樣的愛太苦太嚴,會令受者、施者都受傷,豈不失去了疼惜子女的本意?”

⊙、有位醫學教授認為看病功德第一,所以兒子考大學時,一定要兒子以醫學院為第一志愿。但兒子志不在此,不愿依從,父親吩咐家人一定要盯著兒子這樣填寫。

師言:“固然醫生的功德很大,但為人父母者,還是要以開導的方式,培養孩子的興趣較好。若以命令強加子女身上,反倒苦了孩子。雖然是以善意出發,卻不一定能結出好的果實。做父母的,應以寬柔的心胸、智慧的眼光看待子女,讓子女走他愿走、能走的路才好。”

⊙、一九八三年新春,會員探問師父的新春愿望。

師父的三個愿望是:一、不求事事如意,只求具足充分的勇氣面對現實。

二、不祈求身體健康,只希望時時有一股智慧充足的精神和一分不退轉的愛心。

三、不希望減輕負擔,只求有更大的力量來承擔這個世間所該做的事。

⊙、問:“什么才是生命中最踏實的力量呢?”

師言:“一個人錢再多,總帶不去;才華再高,也不能保障一生的穩定?,F實生活中,一切都是那么虛幻、漂浮不定;什么才是生命中最踏實而安定的力量呢?這必須從生命的終極關懷中去尋找。一個人有了生命的終極關懷,不管在什么環境下,遇到什么困難,總會循著一定的宗旨和方向安然前行,就像航海中有了指南針。”

⊙、某記者感嘆說:“為什么我工作上一直努力不懈,仍常常覺得很空虛呢?”

師言:“要先找回自己。否則像浮萍無根一樣,縱使處處用力、時時用心,到頭終是一場空。”

⊙、又問:“如何才能找回自己?”

師言:“歸根究柢仍是宗教信仰問題。有正信的宗教精神為中心,便能有定力,才不致被世間的人我是非所蒙蔽。”

⊙、有學者道:“常覺得社會不公平,自己的責任很重,壓力很大。”

師言:“人生觀不同,心態也會不同。同樣能明辨世間善惡是非,無宗教信仰者,抱持不平之心,濟世之志愈大,壓力也就愈大;有宗教信仰者,欲普度眾生,然其善盡本分,責任雖重,心態卻很寬柔。”

某居士因為兒子信仰基督教,十分懊惱。

師父開示道:“你該為他高興呀!有信仰比沒有信仰好。”

⊙、有委員一心向佛,妻子卻是虔誠的基督徒,因此請示:“不同宗教信仰,應如何相處?”

師言:“宗教像個大海,不管江水、河水、溪水,什么都。

可以容納,即所謂萬流歸宗。我們一定要有這種涵量去愛、去包容,去欣賞各種宗教的信仰者。只要自己行得正,誰說誰對都不要計較,千萬不要說:‘我對,你不對!’

⊙、問:“無論是宗教人物或政治人物,都認為自己的理想是好的,可以為眾生帶來幸福。這其間有什么差別呢?”

師言:“二者當然有差別,而且相差很大——真正的宗教家超越了功利,政治人物卻要建立功利。”

某位先生真切地表示:“對于佛教,心中有一連串的問號……”師言:“佛教乃承擔如來家業,引導人們智信而非迷信。有人為求消災,以為拜佛,佛就會保佑。

其實,佛教是以浩瀚教義來啟發人們的智信與良知良能??吹瞄_、放得下,即有心力向前進??偠灾?,信仰乃先啟發自信,再去引度別人智信。”

⊙、青年詩人問:“信佛的人和不信佛的人,在生活或道德上的實踐有無差別?”

師言:“信佛和不信佛的人,基本上沒什么差別。他們都是人,擁有人所共有的本性與善心。即使不信佛的人,只要能發揮他的本性與善心,也一樣做好事。但是信佛的人中,沒有‘學佛’和有‘學佛’就有差別了!學佛的人必須一心效法佛心佛行,以救人救世為己任,常常舍身就道,犧牲小我,完成大我。沒有學佛的人比較不能擺脫自身利害的考量,常在有意無意間透露積德求庇佑的心態。相對之下,學佛者的行善無所求,正如佛陀是為眾生成佛,而不是為自己成佛!”

⊙、有位女士因丈夫被崩土掩埋年余,難捱沉重壓力,要求遁入佛門、了脫煩惱。

師言:“家中群幼尚需母親撫養、教導,此時如撒手不管,一則對子女失責,二則更加深自己的業障;理應于家中好好盡一分母親的天職。”

⊙、現代人往往神佛不分,以為佛即是神。

師言:“佛不是神,大地眾生皆有佛性。佛陀乃是超凡入圣、自覺覺他的最尊者,也是真實人生的引導者。”

⊙、弟子問:“為何要將佛圣化而不可神化?”

師言:“神與鬼同道,因為還有嗔心在,所以隨業流轉于三界內。而佛菩薩疼愛眾生,如母之愛子,無怨無求;因此佛是圣人而非神。神離人很遠,而圣人卻隨時在我們的周圍。”

⊙、弟子問:“為什么我們覺得佛法很深奧呢?”

師言:“若往上推溯到佛陀時代,佛法并不是那么深奧,而是很淺顯易懂、平易近人的教育,是我們日常生活中做人的道理而已。后來因為人們對佛陀尊仰崇敬,難免有各種精深或奇特的描述。若能抱持佛法是日常生活的心靈教育,那么進入佛門之后,自然能了解人生真諦。”

⊙、弟子問:“學佛者常跑道場好不好?”

師言:“有些學佛者的心態如海水,常自起波瀾,自作煩惱。有的人開始接觸佛法時,即迫不及待地拜佛、念佛,對佛法的真義卻不去探究。其實,學佛應該將佛陀教導我們的教法,應用在日常生活中。直心是道場,正心是道場,深心是道場。”

⊙、弟子問:“佛教徒有三類:一是學佛的人,二是拜佛的人,三是信佛的人。到底哪一種人才是正信的佛教徒呢?”

師言:“學佛的人才是。我們要學佛的信心、毅力和勇氣,以及學佛犧牲小我、完成大我的偉大精神。”

⊙、有些人會說:“師父,我很想學佛,但是識字不多,要學念經實在很難??!”

師言:“佛陀并不希望大家將他說的教法當成文字經典,只用嘴巴念念,而是要把道理拿來力行。

其實,佛陀講經就在講道,并指引一條路讓我們走;所以,我們應當‘精勤而行之’,才是真正地‘學佛’阿!”

⊙、弟子問:“什么是經?為何要念經?”

師言:“‘經'即是‘道’,‘道’即是‘路’。念經就好比看地圖,記下地圖中的名稱、方向,再按圖索驥,我們才知道應該遵循的方向。”

⊙、某委員請示:“如何聽道才能攝受佛法?”

師言:“心若不專,則聞不入——心念不專一,即使聽再多的法也聽不進去。大部分的人都是一耳聽、一耳漏,這叫做有漏;靠耳根聽,并專心攝受,則稱為無漏。以無漏根聽法,才能攝受佛法。”

⊙、會員問:“捐血也是一項孝順父母的功德嗎?”

師言:“我們身體中的每滴血都來自父母。能將父母給我們、流在我們體內的血輸到別人身上,救人一命,這是多么的神圣!這就是報答父母的恩德。”

⊙、一位婦人問:“誦經典有功德嗎?”

師言:“有人以為只要念經,佛陀就會保佑他、為他消災,這是錯誤的觀念。眾生渾沌,時常迷失自我而誤入歧途。佛陀講經說法,即是指導我們人生的方向。”

⊙、有弟子問:“念佛號的意義何在?”

師言:“念‘阿彌陀佛’佛號的人,有上根上智者,也有智識不足者。上根上智者,只消一句‘阿彌陀佛’,即能從中吸收無量無邊之佛法,體悟佛心;智識不足者,一時無法了解經中的道理,所以也

⊙、有人問:“聽說一定要念幾萬遍佛號,方可往生西方?”

師言:“他是一直在數念幾遍,心念放在數字上,而非放在佛號上。”

⊙、弟子問:“聽說誦三千卷《金剛經》可以破名相?”

師言:“若能夠破名相,四句偈就可破;若不能破,誦一萬卷《金剛經》也沒有用!”

⊙、一位會員,一坐定即說:“請師父看因果。”

師言:“我不會看因果,但我們要注意因果。”

⊙、有人請示:“因果與環境有關系嗎?”

師言:“因果乃業力所致,會牽制環境。”

又問:“可以改變嗎?”

師言:“要有毅力,還要有一分善緣。”

⊙、一位師姊問:“何時運才能通?”

師言:“心開運就通。日日歡喜過,即得心自在。”

⊙、常有人問:“人為什么不能自主?為什么如癡人任憑環境擺布、被命運安排呢?”

師言:“只有凡夫才會被命運安排,圣人能安排自己的命運。如何安排命運呢?必須用信心、愿力及智慧,堅毅地破除煩惱惡念;如此,業力一轉,就能解脫自在。”

⊙、有些人常問:“算命有用嗎?”

師言:“命理是有的,但不能迷信。一般人所說的命運或運氣就是佛教所說的業力,既然相信業力,自然就會有命理。但是,佛教有一句名言:一切唯心造。’凡夫受命運所操縱,圣人卻能操縱自己的命運。”

⊙、為什么有人常去算命、問運氣?

師言:“其實有一分正信、正念,自己就可以轉運。慈濟貧戶個案中,有很多是算命的。”

⊙、常有人為事業不順或身體不好,而懷疑家中的神位不對或有所沖犯。

師言:“佛門講定業因果,只要心安處處皆安,心安即理得。在佛教中,任何方位都是好方位。”

⊙、人篤信并依行算命之言,惟恐犯忌。

師言:“佛教談精神超然,心正則氣盛。在佛門中,日日月月都是吉祥時。”

⊙、某居士問:“一般民眾所信仰的法術神通與佛教有關嗎?又一般對深入信仰者謂之迷,是嗎?”

師言:“法術不是佛教的產物。至于‘迷’字,端看人們如何信仰?一般社會人士因心念惶恐,對事物無法全心信仰,乃取信于簽詩筊杯,并沒有真正深入教理。佛教是改革人生的科學,而非只是拜拜的宗教。”

⊙、一位自稱為佛門幼稚生的男眾來請法:“真有靈魂嗎?”

師言:“迷者為靈魂,覺者為覺識。”

⊙、常有人問:“應如何修行?”

師言:“注意外境來時的一念之間。”

⊙、有人以為自己修持得很好,但是碰到一點小事就起煩惱心。

師言:“凡夫心容易起波瀾,即是‘八風’(注)吹不動,微風吹動了。”

(注:人生“八法”如八種風,分別是:利、衰、毀、譽、稱、譏、苦、樂。)

⊙、或問:“師父,修行和修養有什么不同?”

師言:“修行就是修心養性。每個人的習氣不同,佛性卻是一樣的,修行就是要好好保持這分善良的本性。所以,修行也就是修養。”

⊙、年輕的佛學院學生問師父如何修持?

師言:“每天都是我人生道上的一頁,過眼的每個人、每句話,都是頁中的字字行行。在人生中得佛法,而非在佛法中得人生。”

⊙、有二位年輕比丘尼來精舍,問:“法師??!在您修行的這條道路上,有否碰到困難的事?”

師父反問他們:“什么事做困難?我從來沒有時間去想困難。”

⊙、問:“在人與人之間,您的心難道沒有障礙嗎?”

師言:“修行是自己心甘情愿的,就是因為要脫離人我是非,才需要修行。如果修行還去招惹人我是非,那又何必修行呢?”

⊙、有人問:“為何要持戒?”

師言:“人之所以痛苦、惶恐不安,是因犯錯的罪惡感所致。持戒就是要防患于未然,守正于日常生活中并形成規矩,自可避免犯錯。”

⊙、有人說:“我心好就好,何必修行?”

師言:“你的心好有誰知道呢?真正的心好,是要受過一番洗練,練得非常自動、練得沒有一絲一毫的考慮,就能伸出援手幫助別人。修行因此就有必要了!”

⊙、某先生喜歡參禪。

師言:“參禪不是光坐在那里而已。行住坐臥、擔柴運水,無不是禪。我們要行禪,不是坐枯禪。”

⊙、另有問:“何謂禪?”

師言:“吃飯專心吃,做事專心做,心無旁騖即是禪。”

⊙、有些人以為,修行能修到眼見仙佛鬼神就是“天眼通”,其實這是錯誤的見解。

師言:“只要能看開世間事物,不去計較爭執,就是真正的天眼通了。”

⊙、有人學打坐之后,常聽到別人聽不到的聲音,以為這就是“天耳通”。

師言:“真正的天耳通,是遠離一切煩惱雜念和不清凈的言語。不但不聽是非,而且還能把是非轉為佛法,當作教育,這才是真正的天耳通。”

⊙、很多人以為具有“神足通”的人,能日行十萬八千里,其實這是不可能的事。

師言:“真正的神足通,是世間的路條條皆走得通。

只要我們秉持光明正大的心,抱持誠正態度待人接物,則天下無難事!天下無難事,當然也就條條道路皆行得通。”

⊙、別人在想些什么,具有“他心通”的人真的都知道嗎?

師言:“只要我們能抱著坦誠的心意,體諒他人,事事為他人設想,那么他人對我們就沒有任何隱瞞。如此,我們怎會不了解他人的心思呢?”

⊙、所謂“宿命通”,就是洞悉過去,了解現在,預知未來?

師言:“想知道過去、未來,其實現在就能一清二楚了。有句話說:‘欲知前世因,今生受者是;欲知來世果,今生作者是。’這豈不是明顯地告訴我們過去和未來嗎?”

⊙、“無漏通”又是什么?

師言:“學佛不要妄求神通,最重要是能斷盡煩惱。

接受佛法后能身體力行、發揮菩薩的精神,這種‘無漏通’才是學佛者所應求。假如能修到無漏通,心自然能通達無礙;心通則萬事皆通,如此,又何必盲目地追求神通?”

句子標簽:佛家經典禪語